首頁 > 玄幻修真 > 黑暗召喚法則 黃泉紙鶴 > 第二十章 預言者

第二十章 預言者

小說:

黑暗召喚法則

作者:

黃泉紙鶴

分類:

玄幻修真

更新時間:

2019-10-23

似乎是察覺到了顧汐的異常,一旁的奎裡斯提醒道:“哦啦啦,主人,這裡是奧特瑞斯的内心世界而已,況且主人應該也對這個羅伊娜的事很感興趣吧。”

聽到奎裡斯的話,顧汐從劇烈的怒意中清醒了過來,她在心中不斷的告誡自己那不過是奧特瑞斯内心的虛構人物罷了,但隻要一想到她們發生過的一切,她的身體還是忍不住的劇烈顫抖了起來。

奧特瑞斯說自己是牛魔族的王子,在這點上他應該沒有欺騙自己的理由,至于羅伊娜的身份她也有了解過,确實隻是一個普通小貴族的女兒,這樣的兩個人為什麼會有交集?而且那艘船的名字是叫列特娜爾号?巧合嗎?這其中就有一個娜字。

羅伊娜提着長裙慢慢的朝着奧特瑞斯走來,姿勢看起來無比的端莊大方,雙膝跪地的奧特瑞斯看到羅伊娜出現,臉上并沒有露出絲毫驚訝的表情,就好像羅伊娜本就該出現在這裡一樣。

但很快的,顧汐就知道了原因。

“王子殿下,我們百歲的婚約父親他們已經定下了。”

他們有婚約!羅伊娜居然是奧特瑞斯的未婚妻!顧汐目光深沉的看着幼年版的羅伊娜輕描淡寫的說完這句話後恭敬的行了個貴族禮,心中突然感覺到有些怪異,但一時間又捕捉不到那絲怪異的源頭在哪。

奧特瑞斯似乎還沉浸在失去摯友的痛苦中,對于羅伊娜的話沒有任何的回應,即便她已經行禮完畢後擅自起來了。

“那我就先退下了,王子殿下。”羅伊娜看上去無比的平靜并沒有因為奧特瑞斯的沉默有任何表情上的變化,她在做完了這一切後就自顧自的離開了,直到聽不見羅伊娜的腳步聲後,奧特瑞斯整個人才像是用盡了力氣一般倒在了地上。

這時,顧汐面前的視線突然一變,但再看奧特瑞斯所在的位置時,卻不見了那個小牛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身材健碩,容貌英俊的男人。

那頭火紅色的長發尾端被一條玄色發帶簡單束住,精緻的白色牛角在空氣中還泛着淡淡的熒光,加之那雙将一切的情緒内斂的金瞳,即便是氣質發生了巨大變化,但顧汐依然一眼就認出了這人就是奧特瑞斯!

“這是...長大後的奧特瑞斯...不對!這裡不是奧特瑞斯的内心世界嗎?為什麼會有他長大後的樣子...”顧汐震驚的看着那個男人蹲下身後留戀似的在土地上輕磨了幾下,緊接着用着極為醇厚的嗓音開口道:“一個月後便是我和她的婚禮了,這樣也算是幫你還願了吧。”

“還願?”顧汐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某種可能。

“主人想的沒錯喲,我剛剛在這個小牛頭人的身上發現了一處魔法禁制,這個魔法禁制極大幅度的壓制了他體内魔力的使用,并且還在不斷的吞噬他身體裡的其他能量,所以才會出現逆生長的情況。”

“逆生長?”顧汐眉頭緊皺的看着那個男人冷漠的眼神,所以說這才是真正的小牛頭人?

畫面再次變動,這一次,顧汐出現在了熟悉的牛魔族皇宮内,奧特瑞斯正端坐在上座,審閱着各種奏文,處理的速度極快,底下有兩個身穿侍衛服的牛魔族人在竊竊私語。

“二王子處理奏文的速度好快啊,我看連獸王陛下都不如二王子快,你說他真的都看仔細了嗎?”

“噓,小聲點,感質疑二王子,你不要命啦,不知道王最看重二王子啊?二王子是可是神子,當然能力不俗了,如果不是因為禁制的話...”

“完蛋!快!别說了,快站好,二王子看過來了!”

奧特瑞斯突然站了起來,上等布料所制作的華服在魔法燈的照耀下熠熠生輝,随着他的不斷靠近,那雙金瞳突然在顧汐所在的位置停留了片刻後才移到了那兩個牛魔族侍衛的身上,同時語氣冰冷的問道:“你們兩個很閑?”

兩個牛魔族侍衛相互對視了一眼,急忙搖了搖頭,就在這時,奧特瑞斯突然閉上了眼睛:“你們兩個應該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吧?去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吧。”

“剛剛,那個眼神。”顧汐微怔了下,一旁的奎裡斯嬉笑着問道:“哦啦啦,主人,怎麼了?”

是錯覺嗎?顧汐沒有繼續說下去,隻是将目光移到了那兩個牛魔族侍衛的身上。

兩個牛魔族侍衛此時都僵住了,其中一個更是直接跪了下來:“不要啊,二王子,是我們錯了,我願意接受任何的處罰,但我真的不能失去這份差事啊,我...我還有家人要養...我的母親...還有我的妻子...”

奧特瑞斯一言不發的背過了身,那個牛魔族侍衛剛想上前抱住奧特瑞斯的腿繼續求情,但卻被同伴攔了下來:“走吧。”

“哥,我不能走啊,我真的不能失去這份工作,我家的情況你是知道的,我...”牛魔族侍衛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因為他從同伴眼神中看到了絕望的情緒。

“哥,你怎麼...”

“走吧。”對方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同時将他扶起來的同時有些失神的說道:“如果二王子這樣說了的話,還是回去多陪陪家人吧...”

“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嗎?二王子是預言者,能看清他人的生死,一旦二王子開口了,這人一定命不久矣...”

聽到對方的話,那個侍衛難以置信的癱軟在了地上,關于這個說法他之前也聽說過,隻是一時間沒能和剛剛的話聯系到一起,此時面前背對着他們的高大身影似乎整個扭曲了起來。

不行!他不能死!他不能就這麼死了!他還有家人,還有妻子,不能就這麼死了!怎麼可以因為一個人的一句話就...他不信!那個牛魔族侍衛突然驚叫了起來:“哥!他是騙子對不對?他一定是在說謊!”他指着奧特瑞斯的背影開始破口大罵:“怎麼可能有人可以看清生死!什麼狗屁預言者?這個人其實是怪物吧!他不是二王子嗎?皇室的人不應該是來救我們的嗎?怎麼能給我們定下死期?我不信!他是怪物!他一定是怪物!”

奧特瑞斯沒有任何的辯解,隻是轉身朝着那通往上座的階梯走去,那腳步聲很輕,就像是被那一身的華服給扯住了一般,露在袖子外的手始終緊緊的攥着拳狀沒有絲毫的放松。

有多大的能力就需要承擔多大的壓力,顯然奧特瑞斯這些年并不好過,但在奧特瑞斯的内心世界裡始終沒有出現任何關于他身上禁制的線索,可以推斷他本人或許對此并不知情,但很顯然,這種變小的方式不僅對他的魔力有一定抑制,更是對他的身體有着極大的破壞力,顧汐無法想象奧特瑞斯每天都在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奎裡斯,送我離開吧。”顧汐輕歎了口氣,一旁傳來了奎裡斯的笑聲:“哦啦啦,正好奎裡斯也有些看膩了呢。”

随着一連串古怪的咒文吟唱後,顧汐再次回到了樹洞内,然而她剛睜開眼就貼上了一雙充斥着冷漠情緒的金瞳。

顧汐下意識的将身體後挪了一些,但突然就被這個外表正太實則具備成年男性思想的小獸人給抓住了雙肩。

直到雙肩被觸碰,顧汐才想起自己此時身上的單薄,再聯想到對方其實已經成年的事實,表情瞬間閃過了一絲不自然的情緒。

“噓,别說話。”奧特瑞斯警惕的觀望着四周:“那個偷襲者或許還在附近。”

“奧特...”顧汐看着奧特瑞斯瘦小的背影突然愣住了,她不禁開始懷疑,那個高大的身影真的就是面前這個幼小的牛頭人嗎?

奧特瑞斯點了點頭,顧汐這才想起奎裡斯的事還沒有告訴對方,但下一秒,她就被對方死死的捂住了嘴。

“聽着,那個偷襲者應該不知道我體質特殊,隻會陷入短暫的昏迷狀态,所以會錯估我們現有的戰鬥力,對方的身影我們都看不清,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我現在不是幼...總之,我們機會隻有一次,如果他再出現的話,我們或許可以選擇偷襲。”

偷襲嗎?是偷襲敵人還是偷襲她?顧汐突然後退了一步,她好像記得對方之前說過她已經離死不遠了?如果他真的有預言死期的能力的話,面對隐藏的危險直接離開的話不是更加明智的選擇嗎?還是說她的身上難道有什麼特别的東西是值得他留下的?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