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現代言情 > 我的理由老公 一顆牛軋糖 > 第二十一章 他強吻了我

第二十一章 他強吻了我

小說:

我的理由老公

作者:

一顆牛軋糖

分類:

現代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23

如果愛情是一道數學題,那麼我和禮酉一定是兩條不相交的交線。在平面上終有交集,但在三維中未必有交集。

第二天一睡醒的李文就煞有介事的跟我說,她感覺有點不對勁。

我沒有搭理她,畢竟她向來總是神神的。

可當我坐在餐桌旁,悠閑的吃着李文煮的早餐的時候,李文一邊炒着菜,一邊疑惑的說:“我聽蘇未說你和他舅舅兩是同班同學?”

“嗯。”

“那就不對勁了嘛!”

我笑了,“你這是從一個坑出來,又要八卦什麼?”

“我覺得你看蘇未他舅舅的眼神,有故事。”

“我們以前是同學,現在是同事,以後頂多就是朋友。人家也有未婚妻了,你别瞎猜啊!”

“有未婚妻怎麼了,又沒結婚。”一邊說着的李文端着一盤菜在我的對面坐了下來,繼續說:“再說,我怎麼記得他好像就是當年給你發冬至快樂的人呐!”

“打住!”

“什麼打住啊!我記得當年某人千裡送表白,回來還沒給下文的。這有情人呐,緣分就是不一般。诶,現在倒可以跟我說說,當年你去了北京,後來怎麼樣了?”

我笑了笑,故意掉口味的說:“想知道啊?”

李文肯定的點了點頭,我喝了最後一口粥,站了起來:“我就不說。”

“切~”

李文說如果沒有緣分,哪來那麼多的巧合。她說她堅信,我和禮酉一定會有故事。我笑了笑,當我看到金童玉女般的兩人出現在醫院的時候,我知道,禮酉會出現在我的生命裡,估計隻是為了提醒我,愛情不一定想要就能獲得。

“原來,你也是醫生啊!”

我剛走進醫院,與鄧紅并肩走着的宋語夕一見到我就熱情的走過來跟我打招呼。

我也微笑着點了點頭,“是啊。難道你也是?”

“我不是。我家是開藥物研發的,和酉從小就認識。今天啊,我是各種央求酉抽點時間帶我來醫院逛逛,誰知道來了醫院,他就忙了起來了”

“醫院本來就很忙。”我淡淡的笑着。

“那你有沒有空陪我啊?”宋語夕甜甜的跟我說,我還沒回答,身後的鄧紅就開口打斷說:“語夕,伊主任今天也有手術要做,你想要去哪裡,我帶你。”

鄧紅這麼明顯的排斥我,我也是尴尬的笑了笑,“對啊,讓鄧護士長陪你吧!”我和你好像也沒那麼熟。“我得先回辦公室了。”

“好吧~都是大忙人。”

“拜拜。”

“拜拜。”

我看着與鄧紅離開的宋語夕,我低頭看了看手表,呼了口氣,轉身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晚上的時候,說是為了慶祝李文和宋語夕回國,蘇未就提議說一起去唱KTV,本來我是不打算去,可是想到最近李文心情不好,唱歌發洩發洩也是挺好的。于是我硬着頭皮同意了。

當我到KTV包廂的時候,包廂裡隻有禮酉坐在裡面喝酒,音樂聲音很大,我推門而入,跟他打了個招呼,他僅僅是看了我一眼,就繼續低頭把玩着手機。我想不到我哪裡得罪他了,就選擇離他較遠的位置坐了下來,“他們……還沒到啊?”

禮酉還是沒有回答我。我覺得氣氛有點壓抑,索性我也拿出手機看看朋友們的動态。沒想到李文發來了一條微信:“我帶蘇未和宋語夕去買點東西,可能要晚點到。”

我翻了個白眼,我知道李文是故意的。這樣做,真的沒意思。于是我想起身起來,我這麼想也這麼做的站了起來,“禮酉,我……出去找他們。”

說完我就準備打開門離開,卻在我手剛要打開門的時候,禮酉帶着一身酒氣,一隻手壓在了門上,直接讓門合了起來。

和禮酉這麼近的距離,令我的臉開始熱了起來,“禮酉,你這是做什麼?”

我沒有得到回複,我能感受禮酉的頭一點點的向我靠近,我不敢轉頭,我怕我一個轉頭就能夠吻到他的臉。

我的心一下子被提了上來,不,不可以這樣。我在心裡一直在喊着這個聲音,于是我想說什麼,一個混着酒氣和煙味的吻就襲了過來,我都還來不及做出反應,禮酉就掰過我的身子,靈活的舌頭就撬開了我的貝齒。

理智告訴我,不可以,于是我睜大雙眼的想要推開他,沒想到他反而将我的雙手抵在了門上,像浪一樣,一浪打着一浪的吻着我,我有點淪陷了。

他也慢慢的放開鉗制着我的雙手,一手緩緩地托住我的後腦勺,一手放在了我的腰上,而我也從開始的抵抗到揪住了他的衣領。

他的手也在我沒有察覺間滑進我的衣服,當他想要解開我的胸衣上的扣子的時候,我猛地拉回理智的睜開眼推開了他。他一個沒注意差點摔倒在地。

我剛才和他幹了什麼?我說了一句“你喝醉了。”就奪門而出。

我害怕他會追過來,所以我一出門就躲進了一間還沒開的KTV,打電話令前台的人來開我所在的包廂。然後躲在包廂的廁所裡,回想着剛才發生的,我想我是瘋了,我竟然在回味。

我不知道我在廁所裡呆了多久,當李文的電話打來的時候,我猶豫了一會兒,接了。

“喂。”

“你兩幹嘛去了,怎麼我們一來,你們兩就不見了。”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他走了?呵呵,這樣也好,“沒呢,我去拿點東西了,這就來了。”于是我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回到了那個包間,看到在門口給我打電話的李文。

李文有點納悶的問我:“你沒有跟他一起啊?”

我撒謊的搖了搖頭,與一臉郁悶的李文進了包間。

我一走進去看到對我笑容甜美的宋語夕,那種背叛的感覺從心裡一點一點的蔓延開來。

隻見她悶悶不樂的說:“酉怎麼電話打不通,他是不是看我遲到了,所以生氣走了啊!”

“我舅舅估計有事,不會的,伊大醫生,坐這兒,想唱什麼歌,我給你點。”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