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現代言情 > 個性是‘離魂術’ 紅塵不滅 > 救援

救援

小說:

個性是‘離魂術’

作者:

紅塵不滅

分類:

現代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21

再回到家離開這邊不到兩個星期,羅賓适應這邊的日常,和媽媽一起生活。包丁藤四郎每天自覺去那邊報道,送瓜果蔬菜跑的特别勤快。

對于弟弟有人(妻)的愛好,栗田口家的兄弟們都閉口不言。一期一振委婉的說,包丁喜歡有母性的人,見千秋覺得沒什麼事松一口氣。

栗田口家:今天也擔心弟弟失寵。

“媽媽、尼桑呢?”

“雄英要合宿。”

“歐爾麥特也去嗎?”

“這個嘛,我沒聽說。”

千秋去找歐爾麥特,和藥研一起取髒器的樣本,弄回本丸培養。扉間對這個有興趣,不過靈魂之力他沒掌握,隻能尋找生物的方法。

“阿修羅桑,快跑。”

“哈哈哈……”

藥研讪笑一聲,為弟弟們道歉。“抱歉,弟弟們太頑皮啦。”

千秋伸個懶腰,招呼他休息下。“藥研也去?”

“……不用。”

“(*^__^*)嘻嘻。”

千秋招呼扉間出去喝茶,歌仙很快準備茶具,燭切台去廚房端點心。在走廊上看着阿修羅,氣喘籲籲的追短刀們,要踩他們的影子。

“因陀羅是去打工?”

他們三人住在這邊,房租是因陀羅在負擔,瓜果蔬菜米糧那些都是本丸産出送去的,消耗不算特别大。現在是暑假期間,因陀羅總時不時玩失蹤,将阿修羅丢給他們照顧。

扉間喝一口茶,覺得手有點癢,這姑娘也是心大的。

“去見識下職業考試,借走你家四振刀。你不知道嗎?”

千秋起身跳兩下,踩着上木屐,毫無誠意的說。

“長子還真辛苦呢。”

扉間漂亮的紅眸失去光彩,嘴角忍不住抽抽。

“……長子呢。”

千秋不知道他糾結什麼,她也要活動下身體。

扉間凝視孩子氣滿點的先祖和先祖母(?),為因陀羅歎息。

長谷部走過來時,就看到和短刀們其樂融融主人。她被小夜左文字抓住,也笑嘻嘻的摸摸小腦袋贊賞:跑得快,抓到我啦。

“姬君、您該‘起床’啦。”長谷部被糊一臉櫻吹雪。

“知道啦。”見小夜這麼高興,千秋挨個誇小短刀,又在路過長谷部時,誇他盡職盡責。

“你長花啦。”阿修羅見扉間被糊一身櫻花瓣,忍不住哈哈大笑。

“……”扉間額角抽動,想起無數次想毆打兄長的沖動。

冷靜,這是先祖,是先祖!

>>>>

從英雄考試回來的因陀羅,收到短刀們的情報,最近警察那邊有敵聯盟的消息。因陀羅讨厭打破秩序的家夥,這些人為非作歹、不務正業,整天想着讓天下大亂。

“賭場?”

“是的,那人叫義爛,是黑市的老闆。”

“我去去就回,你們盯着附近。”

“是。”

因陀羅用變身術進去,玩了兩把小賺一筆。潛入裡面的暗道,找到照片上的家夥,寫輪眼套出一些情報,然後迅速撤回來。

短刀今劍、脅差籠手切江在戰鬥,對手是兩個異形個性的家夥。

大太刀次郎太刀和打刀蜂須賀虎徹,正被一團紫色霧氣纏住,刀刃無法傷到那家夥。

結印、試探的用火焰攻擊。那霧氣似乎通往異空間,這種攻擊無效,那霧氣還來抓他。因陀羅往後閃避開,吸附在建築物上,寫輪眼緊緊盯着前方。

他看到了,類似金屬的東西。

迅速結印,雷遁一閃而去。

聽到一聲慘叫,因陀羅将次郎太刀救下來。須佐能乎出現,骨質左手伸進去,右臂一拳轟中那本體。捏住他對上那雙眼睛,讓他将抓住的人吐出來。

蜂須賀虎徹被吐出來,還有一個女人。次郎太刀忙去接住,穿着這種衣服的人,多半是英雄。蜂須賀虎徹沒有受什麼傷,查查手機:布偶貓,個性是搜索。

“被擄走了麼?”

“我叫救護車。”

因陀羅撒開須佐能乎,黑霧連滾帶爬的逃走。他也沒有繼續追,蹲下給傷者止血。可沒想到布偶貓竟然醒來,忍着劇痛呼吸,看清楚他們的臉。

“聯系警察,學生危險。”

“學生?”

“雄英、合宿、襲擊……”

“地方在哪?”

—林間合宿補習教室—

物間甯人作為B班唯一需要補習的人,看到推開門的A班學生五人,露出扭曲的表情。啊哈哈哈的嘲諷着A班,居然有五個人沒及格要補習。

“B班隻有我一個人。”

衆人:= =這人到底以什麼心裡嘲諷?

兩班班主任才說兩句話,就傳來心電感應的通訊。這是英雄PUSSY CAT之一曼德勒貓,可以心靈感應聯系數人。此刻曼德勒貓、虎兩人在對敵,北美短毛貓已經負傷。

“有兩名敵人襲擊,也可能有更多……”

這裡被襲擊,相澤老師出去對敵,而學生們隻能咬着手指在這裡看着。不甘心和擔心快要将精神壓垮,但是…他們不能動,不能給職業英雄添亂。

甯人感覺到手機在響,拿起來瞅見一條短信,讓他把護身符拆開,将兩塊小木片拼好。疑惑妹妹的要求,外騷内純的哥哥照辦啦。

“你在做什麼?”

“A班連這種都看不出來?”

銘牌大小的木牌上面,有看不懂的圖文。符文亮起來,無聲無息出現了兩個人。正是甯人熟悉的——扉間和千秋。

“什麼?你來這裡幹嘛?”甯人吓得跌坐在地上。

“我的身體麻煩你啦。”千秋深吸一口氣,整個人倒下去。

“ヽ(●-`Д′-)ノ喂!你這丫頭,說句人話啊!”

“失态緊急,因陀羅剛給我電話,說敵聯盟到你這裡來啦。”

空氣中浮現出千秋的身影,穿着卻和身體不同,櫻色系印花的小浴衣,還踩着木屐。她并不想這樣搞的,若不是扉間的飛雷神術式,不能印在魂體上,她也不用拿身體來冒險。

“那你來做什麼?”

“尼桑,你就在這裡。”千秋用鏡門罩住這裡,對扉間點點頭飄出去啦。“我東邊。”

“我去滅火。”扉間感知一下,結印瞬身消失。

“瞬移?”

“好厲害!”

“物間桑,你的妹妹……”

“個性,離魂。靈魂強大,可以實體化戰鬥。”

A班補習組:哇~個性還真多種多樣啊。

B班的班主任回過神:喂,你們還是小孩子,不準亂來啊!

水遁·大瀑布之術!

扉間用大範圍水遁忍術,查克拉因為新術飛雷神消耗大半。

“真是…居然是宇智波先祖幫我完全的術式,以後怎麼和宇智波戰鬥?”

扉間挺累的撿人,還好他學過水分(身)術。比影分身要省查克拉,弱一點沒事,能抗人就好。毒氣散去之後,視野也清晰很多。

千秋不是戰鬥的類型……

沒關系嗎?

現在的狀态,大概沒有人能傷她。

還是回到那邊保護她的身體。

—另一邊—

職業英雄虎和曼德勒貓,抓住了兩個敵人,正将他們捆起來。千秋瞥一眼繼續往前面飄,看到大型的冰塊戰區,明顯是A班的轟焦凍在戰鬥。

襲擊雄英,擄走學生,撕爛社會秩序!

殺死歐爾麥特——

這些社會的垃圾,讓千秋克制不住怒火。

超人社會好不容易穩定下來,還時不時有敵人做壞事,才湧現出英雄這種職業。人們安安心心的生活,爸爸媽媽才可以好好的,尼桑才可以朝着英雄出發。

那些混蛋!

少年們在混戰,敵人有四人,他們摁住一個帶面具的家夥。似乎被搶走同學,拼命在奪回來。臉上、脖子手上都有縫合痕的人,掌心燃起藍色火焰。看來在叢林裡放火的,就是這個人。

臉頰染着绯紅的女孩,騎在綠谷身上舉着匕首。“出久君,你染紅會更好看噢。”

“綠谷——”障子吓得沖過去,将女孩給撞開。“沒事吧。”

“嗯,謝謝~障子君。”

這戰局明顯處于不利狀态,千秋不再猶豫動手。地面湧出樹枝,長眼睛一般捆住敵人。火焰燒灼着樹枝,在沒有完全燒斷時,樹枝就将那隻手卸掉關節。敵聯盟的衆人沒有火焰幫助,拿着武器削砍樹枝,可根本更不上那速度。

“這什麼?”

“時間不是到嗎?”

“黑霧怎麼還沒來?”

“啊…好疼,這是樹枝是什麼?”

“樹?密林神威?”綠谷眨眨眼,他記憶中隻有這個性。

“神威不是将身體變成樹麼?”像青蛙的女孩面無表情。

“B班塩崎茨?”圓圓臉頰的女孩回想一下。

“轟君,凍住那個人,他要火。”

“啊!”轟迅速讓荼毘變成冰雕。

“沒事吧?綠谷君。”千秋輕飄飄落下,半透明的樣子,方便人類辨别。

“你、你…物間……”綠谷驚呆啦,她這是什麼個性?

轟焦凍認出這張臉,不久前才見過。

“你的個性是什麼?”

千秋彎彎眉,并不解釋。擡起手樹枝随之動起來,捏住那魔術師的面具。

“人在哪?”

禮帽的面具魔術師笑笑,心裡算着接應時間。

“誰知…啊、啊——”

骨頭移位的聲音,凄厲的慘叫。讓A班摸不清楚頭腦的學生們,驚怕的往後挪一點。

“呐~說吧。”

“哇嗚…啊啊啊!”

千秋用樹枝卸掉關掉,帶着和哥哥甯人一樣的笑容,撩開面具撬開他的嘴。

“舌頭沒用,就拔掉吧。”

A班的學生驚呆啦,這樣粗暴狠厲?

綠谷&轟:不愧是B班物間甯人的妹妹,鬼畜時一模一樣。

旁邊被捆住的大叔驚呆啦。“喂、你要幹什麼?你這樣也算英雄麼?”

“我看上去像職業英雄嗎?”

敵聯盟眨眨眼,女孩很年幼,明顯連高中生都不是,不會有這麼年幼的英雄。

“小妹妹,擅自用個性不對噢。”

千秋換上天真無邪的笑顔,語氣輕柔又稚嫩。“大叔,你說什麼啊?我在樹林裡看到1、2、3、4、5個敵人。他們用非常可怕的個性,傷害雄英的哥哥姐姐。我非常害怕,不小心…個性暴走啦。哎呀~敵人被弄殘了一兩個呢。我不是故意哦。”

敵聯盟目瞪口呆:Σ( ° △°|||)︴到底誰才是反派啊?

雄英學生眨眨眼:還可以這樣啊?

“雄英的哥哥姐姐,對吧?”

“……咯洛。”像青蛙的女孩手指點着唇,不知道該不該說話。

“咳、我什麼都沒看見。”轟轉過臉,面無表情。

“我也。”綠谷囧囧錯開視線。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