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穿書反派對我圖謀不軌 乖乖乖不乖 > 五十七

五十七

小說:

穿書反派對我圖謀不軌

作者:

乖乖乖不乖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24

林傾城聽後不由高興了起來,但又有些擔心“萬一,是他故意裝作不認識我的呢,那人真的是她的妻子的呢”

系統用爪子撓了撓紗布“你都沒有去問過他,怎麼就敢肯定他是故意騙你的呢,再說了,若是你以後知道他是故意的,那便應該感謝及時發現了他的真面目,俗話都說人生隻有一次,我們必須瘋狂”

“系統”林傾城用充滿激動的目光看着系統“你說的好有道理,聽聞後我的心感覺又活了過來”

系統用爪子撓了撓頭喃喃道“好想念上一任的宿主啊,什麼時候才能夠回去,現在這個宿主實在是,太天真,太**了,說什麼都信”

“什麼?”林傾城沒有聽聽清楚系統在說什麼

系統搖搖頭“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系統這個問題難住林傾城了,對呀,她能怎麼辦呢,她連肖侍在哪裡都不知道,對了,還要薛靖,搞不好他知道肖侍的下落。

這邊薛靖确實知道了肖侍的下落,前不久肉包跑過來通知薛靖說自己看見肖侍了,還幫他在均教閣分樓取了些銀兩。

薛靖一聽不由生氣,一把鐵扇敲着肉包的頭“你沒有和肖侍說我在這裡要他過來嗎?”

肉包委屈的揉着自己的頭,也不敢反抗“我說了,教主說現在暫且不便,他失蹤可能和均教閣那邊的人有關,等調查完後會來找你”

薛靖一聽心不由咯噔一下,莫非又有那個不長眼的家夥要奪教主之位,随後想了想,不可能啊,奪教主之位的人早在兩年前就被肖侍解決了,哪還要人敢奪位,再說了,追風和風月一直在那邊守着,若有問題,應該會來禀報才對。

薛靖想到這裡不由一慌,追風和風月不會也發生了什麼事情吧,想完後細思極恐,後背有些冒冷汗,如果真是自己所想的哪有,那麼均教閣是不是已經被他人所占領了。

“不行,要趕快把肖侍找回來”薛靖從椅子上起來“你在這裡守着,派人去尋肖侍,如果找到了,就快馬加鞭派人通知我”

“薛老大,你去哪裡呀?”肉包看到薛靖問道

“我帶一隊人馬先回均教閣,我怕那邊出事,你就在這裡尋肖侍”

從小到大都沒有離開過薛靖的肉包聽後不由傷心,有些委屈的喊了薛靖一聲“老大”

薛靖無奈,用手揉了揉肉包的頭“聽話,你在這邊守着,我回去看看,若是那邊沒有什麼事便回來”

那要是有事呢?肉包不敢問,連忙在心裡自我唾棄了一番,不說好,随後便幫薛靖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就看着薛靖騎上馬往均教閣分樓那邊走了,估計是叫人去了。

肉包歎了口氣,随後便召集暗衛去尋找肖侍。

肖侍這邊正在一處剛買好的院子裡,将手裡的房契和銀兩放在桌子上“辛姑娘,你以後便住這裡吧,這些銀兩你拿着,夠你生活一輩子了”

辛錦咬了咬嘴唇,随後擡眼看着肖侍道“肖公子是在為剛才我亂說話而生氣嗎?”

肖侍沒有回答,而是将話題引向别處“我此次行程危險,辛姑娘又因為我沒有了落腳的地方,這些是我應當陪給辛姑娘的”

“我不能要”辛錦看着肖侍,眼中寫滿了堅決“我已經無家可歸了,這周圍的人我也不認識,你就讓我跟着你吧,我發誓沒有其他的心思,剛才當着那姑娘面說的話也隻是怕麻煩”

肖侍聽後不由皺眉“與她有何關系,你收好吧,這些夠你用生活了”

“我不要”辛錦突然尖聲說道“我救了你,又因為你失去了家,如今你就如何狠覺的棄我于不顧嗎?”

肖侍聽後心裡生出了一絲不耐煩,但臉上卻沒有絲毫變化“那姑娘想如何?”

辛錦聽道肖侍這句話後心不由一松“我隻想一直跟着肖公子,哪怕是隻當一個丫鬟也好”

“我不要拖後腿的人”肖侍冷聲道

辛錦連忙回應“肖公子放心,我精通醫術,不會拖後腿的”

肖侍沒有說話,隻是一直盯着辛錦,随後才面無表情開口道“我不喜歡你,平身也最讨厭别人拿這事做威脅,你是選着房契和銀兩,還是選擇獨自漂泊在外流落他鄉”

辛錦聽後不由低聲喃喃道“肖侍”

肖**銀兩和房契放在桌子上“就當做你對我的救命之恩”說完便一個飛身不見了身影。

“肖侍”辛錦看着肖侍離開的身影大喊着,随後一屁股坐在石凳上面,默默留下了眼淚。

随着肖侍的離開,兩人在一起的生活轉眼便消逝雲煙,真是一個狠心的人。

肖**辛錦獨自留在這裡的原因并不是說拖後退,更多的是她對自己有着那般心思,他雖然看起來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但心裡卻惡心這種以救命之恩當做脅迫的話語。

這些東西從來都不會約束他,若是妨礙到了他,他也不介意弄一個恩将仇報。

而且,自從他和辛錦從懸崖裡出來後,他腦海裡總會時不時有一個聲音告訴他,離辛錦遠點,一開始以為錯覺,不以為意,但次數多了,肖侍也便注意了,雖然不信鬼神,但是既然有人在提醒他,那他便遠離就是。

想完,肖侍馬不停蹄前往均教閣。

這邊林傾城剛回府沒多久,跟着林傾城的暗衛就講林傾城一天的行為報告給了林溫婉。

“哭了?”林溫婉驚訝,她這個姐姐她是知道的,除了小時候在家裡喜歡哭着要東西,其他都沒有哭過。

小時候跟孟府的小丫頭打架,那小丫頭身邊人多,兩個人打架變成了一群人打她一個,林傾城頭都被打破了也不哭,硬是拼命把那小姑娘打哭了。

林溫婉不禁暗笑,小時候刁蠻和傲氣就有所體現了。

那時候林府官位還比較低,盡管是林家吃虧,但還是要壓着林傾城去賠禮,林傾城是個倔脾氣,吃軟不吃硬,不管用什麼方法都不去,後面還跑到孟府把裝病的小丫頭又打了一頓。

那姑娘也是個刁蠻的,直接拉着父親來林府告狀,有什麼辦法,林父隻能要林傾城道歉,林傾城不肯,林父就打林傾城,不道就一直打。

林傾城那時候還小,打疼了也不哭,就咬着牙含着淚看着林父,後來林父實在狠不下心,給那孟府的點頭哈腰,事情才這麼過去了。

那一次是林傾城林溫婉第一次見到父親哭,說他自己沒用,連自己女兒都保護不了,後來林父便發奮當官了,也不知道讨好過多少人,費過多少心思,一步一步的走過來,才到達今天這個位置。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