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曆史軍事 > 萬界最強複仇者 狼風無痕 > 第40章 不能總讓老實人吃虧!

第40章 不能總讓老實人吃虧!

小說:

萬界最強複仇者

作者:

狼風無痕

分類:

曆史軍事

更新時間:

2019-10-23

楚平抱着這麼一罐子寶貝,心都快提到嗓子眼裡了,趕忙跑到房門口,把門從裡面牢牢栓上。

金元寶和寶石雖然誘人,但是帶在身上卻極不方便。

楚平稍作猶豫,便從瓦罐中抽出幾張銀票貼身藏好,然後把蓋子重新蓋上,再一次放回到炕洞之中。

這時,突然傳來一陣“砰砰砰”的敲門聲。

楚平剛剛把瓦罐放到炕洞裡,還沒來得及封上洞口,這陣急促的敲門聲讓他的心髒差點驟停!

“誰啊?”楚平顫聲道。

“楚平,是我!爹爹催促大家快些動身,現在全派的人都到齊了,就差你一個了!”門外赫然便是嶽靈珊的聲音。

楚平輕出了一口氣,連忙把炕洞原封不動地堵好,然後提着行禮走了出去。

“楚平,你在幹什麼呢?怎麼那麼長時間?”

嶽靈珊看見楚平手裡隻提了一個簡單的包裹,一臉的狐疑。

楚平佯裝淡定道:“沒什麼啊,就是随便收拾了一下……”

“你别動!”嶽靈珊突然湊了過來,一臉嚴肅的神情。

楚平頓時心虛無比,整個心髒都提了起來。

話說,小爺自己拿自己私藏的寶貝,心虛個什麼勁兒啊?

可是,楚平依然控制不住自己,心虛的要命!

“你千萬别動!”嶽靈珊把手伸進衣袖裡,摸出一方雪白的絲帕,然後踮起腳尖,在楚平的額頭和鼻梁上揩了起來,手法輕柔細膩至極。

楚平嗅着從嶽靈珊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享受着她的悉心照料,一時間竟感覺十分受用。

嶽靈珊揩了好一會兒,皺着鼻子道:“你看看你,怎麼這麼不小心,收拾個行禮還蹭的額頭和鼻梁上全是灰塵。這麼帥氣的臉蛋,弄髒了多可惜……”

嶽靈珊說到後面,聲音已經細不可聞,雪白的俏臉也因為羞澀變得粉嘟嘟的。

“小師妹,楚師弟,你倆怎麼還在這兒?”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嶽靈珊嬌軀一震,回過頭來,隻見勞德諾正老氣橫秋地站在那裡,神态焦急。

嶽靈珊哼了一聲,道:“二師兄,我還不知道快點啊!要不是你過來添亂,我和楚平早就趕過去了!都怨你!”

勞德諾:“……”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1!

楚平心中一動。好啊,這個老家夥,不光記恨嶽靈珊,這是連我也給記恨上了。

不過,小爺我不但不怕你記恨,還巴不得你多記恨我一些呢!

楚平走到勞德諾身邊,淡淡道:“二師兄,我聽說你是帶藝投師的,不知道之前是師從何門何派,有什麼拿手的絕活嗎?”

勞德諾緩緩道:“老朽之前乃是江湖中的散修一名,無門無派,全仗師父他老人家收留,這才有機會進入名門正派修行。說起來,師父的恩德不亞于老朽的再生父母。”

楚平淡淡道:“你一個土埋脖子的人,年齡比師父還大了一二十歲。你想認師父當幹爹,他還嫌你太老了呢!”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5!

勞德諾的雙目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厲色,冷冷道:“江湖中以武功高低來論資排輩,老朽隻不過是癡長了幾歲。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徒弟比師父的年齡大,本不是什麼稀奇之事。”

楚平笑道:“以武功高低來論資排輩麼?那嵩山派的左盟主比師父的武功還高,江湖地位自然也遠高于師父。二師兄當初為何不拜嵩山派左盟主為師,卻到這華山派拜師做什麼?”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5!

勞德諾怒道:“楚師弟休得胡言亂語,既然拜入我華山派門下,自當盡職盡忠,豈能朝三暮四?旁的門派再強,掌門人武功再高,又與老朽有何相幹?”

楚平淡淡一笑,道:“二師兄果然是對我派忠心耿耿。倘若我派上下一齊到嵩山派理論,一言不合打了起來。不知道二師兄到時候是幫着嵩山派呢,還是幫着華山派?”

勞德諾:“楚師弟何以有此疑問,老朽是華山派弟子,怎會去幫嵩山派?”

楚平冷笑道:“你敢發毒誓嗎?倘若你到時候反戈相向,去幫嵩山派的忙,立刻就揮動自宮,武林稱雌!你敢嗎?”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5!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5!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5!

……

勞德諾遲疑了一瞬,冷冷道:“楚師弟真是莫名其妙,老朽才不會上你的當,陪你玩這種小孩子的遊戲!”

說完,竟一刻也不願意多耽誤,轉身就走。

楚平竟趕了上去,不依不饒道:“二師兄,有種你就發個毒誓呗?這樣吧,我先給你打個樣!我楚平倘若去幫嵩山派,對華山派不利,我就家破人亡!揮刀自宮,武林稱雌!怎麼樣,現在輪到你了……”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5!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5!

來自勞德諾的怨恨值+5!

……

“神經病!”勞德諾怒斥一聲,頭也不回地直奔正氣堂而去,竟然連輕功都施展上了,發足疾奔起來。

“有種你就發個誓呗!你身為華山派的二師兄,連發個誓的勇氣都沒有?”

楚平自從練武資質變成了“千裡挑一”,身體素質比之前提升了數倍不止,雖然跌跌撞撞地在後面追趕,愣是沒被身懷輕功的勞德諾甩掉!

一方面确實是因為楚平的身手敏捷了數倍。

另一方面,勞德諾在華山派的人設就是老實巴交,任勞任怨,武功平平的二師兄,豈能真的把高明的輕功施展出來?

那樣的話,他的人設豈不是崩掉了?

一旦露出了馬腳,今後還怎麼在華山派繼續潛伏下去?

他真正的授業恩師左冷禅交待的任務都沒完成,怎能半途而廢?

就算他的授業恩師左冷禅再寬宏大量,同門師兄弟也不在乎,他就這樣無功而返,灰溜溜地回到了嵩山派,今後還怎麼在整個門派裡面混呢?

他都已經六十出頭了,再不混出點人樣出來,就真的要一輩子庸庸碌碌,等着進棺材那一天了!

嶽靈珊在旁邊實在看不過眼了,追上來勸阻道:“楚平,你能不能消停一會,放二師兄一馬?二師兄和大師哥不一樣,他可是個老實人!從進華山派那一天,二師兄就任勞任怨,處處忍讓,連一些晚進門的師弟都欺負他!”

嶽靈珊越說越生氣,有些愠怒道:“楚平!怎麼你現在也學别人的樣,喜歡欺負老實人?咱們不能總讓老實人吃虧啊!難道你的良心不會痛麼?”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