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青雲端 風若蘭佩 > 第十三章 動如參與商

第十三章 動如參與商

小說:

青雲端

作者:

風若蘭佩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23

之前鼓噪的那批人,立即噤了聲,隻用那目光偷偷的去瞧右相。

骠騎将軍有些按耐不住,“各位大人,都看着右相做什麼?難道要以右相之尊,前去招降?”

右相本來不想理會,卻不想骠騎将軍葛東來忽然的發了言,這一下,朝堂上的焦點都集中到了右相的身上。

禮部的楊尚書這時候慢悠悠的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這軍人的天職就是保家衛國。

如今有人作亂,自然是應該由兵部出面票拟,群臣商議之後,一起來參詳個人選。

最後再請陛下聖裁,哪裡用的上勞動右相大人?”

右相冷哼一聲,算是應答。

兵部的官員們聽到要他們票拟,立即你一言我一語的開始商議起人選來。

皇帝一看這架勢,估計又跟赈災一樣,拖的不知何時去了,心中竟有些輕快起來,樂的他們在那裡争辯。

這事情就這樣一日日地拖了下來,大家都還記得洪慶元年豫州牧叛亂時的情形,看着打的兇猛,似乎不日就要攻下昊京。

誰知他們敗的也突然,一下子就被山若水打的稀爛了。

若水從甘泉宮迎回皇帝的時候,其他人看着這似乎從天而降的女将軍,真的是不能置信。

“山将軍不是在東越州嗎?怎麼這麼快就趕回來了?”一個官員不解的問道。

他旁邊的那個矮胖的圓冬瓜是個五品員外郎,向上看了看天,輕輕道:“天知道。”

随後流言就開始不胫而走,說皇帝與這個山将軍有着不一樣的情愫。

緊接着,皇帝以山若水救駕有功,親賜了她上卿之榮。

雖然說鴻音王朝不是沒有在女官的傳統,但畢竟是少數,尤其是把這榮耀賜給了一個舊相識,就難免引起人們的各種揣測。

最流行的版本是山若水靠着跟皇帝的特殊關系才混上了上卿的職位,根本就是個紙糊的将軍。

了解事情本末的人對這些都不屑一顧,若是見證了春日騷亂的人,更知道若水在戰場上,堪稱是戰神一般的存在。

沒有敵人可以在她的劍下走掉,她若是拔劍,那人必死。

因而,說道要去帶兵招降,各個都嘴上說的漂亮,真要派他去,就不是那麼樂意了。

先是鎮遠将軍徐贲被提名去勸降,難得的左相也沒有意見。但他在臨行的一夜,抱着家裡的四個姬妾徹夜痛哭。

第二日,直接說染了風寒,再也着不肯出門了。

後來又選派了兵部戰略司的主事方有信,雖然資曆淺了點,但此人通曉方略,熟讀經史,人送外号“小諸葛”。

可是,诏令剛剛頒發,他就上表奏請丁憂,說是父親*屏蔽的關鍵字*。

朝廷也不好奪情,隻能準了他回去丁憂。

這一來,大家都知道招降的事情,怕是泡了湯。

好在象郡再沒有傳回什麼不安的消息,就連晶河軍也在出了象郡之後,就消失了蹤迹。

有人說見到晶河軍的舊部屬,拿了遣散金回老家蓋房置地;也有人說見了晶河軍的副将任之行,說他出海去了茂隆做買賣;還有人甚至見到山若水的親兵小邱,在洛州出沒。

等到再一次下雪的時候,山若水依然沒了消息,仿佛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姬繁生對着空蕩蕩的宮室,默默念了一句:“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宮人們卻不理會皇帝的哀傷,都私下裡議論紛紛,不知新春之前會不會有新主子入宮來。

猜測沒有多久就得到了印證,皇榜還貼到了全國各處。

鴻音王朝是很講究法度的,雖然要為皇後舉行國喪,但中宮空虛,為了平衡各方面的利益。這一次的擇選就擴大了範圍,從京畿到地方,六品以上官員的女眷都可以參選。

消息傳出,一些沒有女兒的官員立即不開心起來,眼看着新的權力角逐就要上演,自己卻沒有立足之地,再加上地方上的豪強們也囿于官職而不能入選,兩方面便蠢蠢欲動。

經過一番運作,聖旨便稍作了一些改動,六品以上官員的家眷可以參選,也可以保薦一名實力相當且美貌賢淑的閨閣女娘。

這一下大家都滿意了,京畿道的府台大人在家裡開心的合不攏嘴,他的官職剛好六品。

他盤算着女兒就算不能入主中宮,皇帝這般年輕,隻要入了宮做嫔妃,一旦生了皇子出來,還怕不能直上青雲嘛。

說句僭越的話,本朝也不是沒有女主垂簾的掌故,哎呀,前途怎麼就一下子光明起來了呢。

丙子之變來的突然,很多人還沒反應過來,朝中大勢已定,後宮之事完全插不上手。這一次就不一樣了。大家卯足了勁兒,要來一場真正的較量。

那些京中的貴族少女們,得到消息都興奮不已,這舉朝上下,還有比皇帝更尊貴的夫婿嗎?孩子也比入宮更榮耀的機會嗎?

她們一開始都為有了進宮的機會而欣喜異常,但很快就被這次選擇的大規模給吓到了。

舉薦一開,那就是不光是家世的比拼了,那些貌美的小家碧玉也可以借此進入角逐,真要比起才貌來,還真是讓人惴惴不安。

太師家的孫女裴玉姒正值16歲,她在自家的花園裡兀自傷心。

正巧表姐來瞧她,兩個人對着早開的綠梅,有一搭沒一搭的說着話。

“衡英姐姐,你說我能如願進宮嗎?”

“玉姒妹妹這般美貌,祖父又是司空大人,貴為太師,何愁不能入主中宮?”

“姐姐又打趣我,要不是姐姐早早嫁了,如今這京中的美人,誰能比過姐姐?”

“誰有我命苦呢,早早嫁了,卻也早早守寡。

妹妹不一樣,大好的機會在前面呢,聽說皇帝很是年輕俊朗。”

一邊說着,這位表姐的嘴角就挂起了一抹新月般的恬靜微笑。

“皇帝年輕俊朗,自然有更多的女子盼着進宮侍奉,那些民間的女子們,還不知怎樣出色呢?”玉姒絞着衣角,低下頭去。

“你不必如此多慮,才貌固然重要,要得了皇帝的心才算本事。

你我生于簪纓之家,從小聽得見的,都是如夫人和夫侍們争寵的故事,真要用起來也不比她們差。

這些就不是那些小門小戶的女子所能懂得的了。”

衡英摘了一朵綠梅,簪在玉姒的鬓邊,“绮年玉貌,如此正好。”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