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我在古代當迷弟[穿書] 雲長歌 > 第 17 章

第 17 章

小說:

我在古代當迷弟[穿書]

作者:

雲長歌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23

韓熠連忙将韓岩拉起來說道:“你這又是為何?平亂有功的是你,王位自然該是你來坐才是。”

他這句話一出口,衆人皆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會有人推辭王位。

公子虔倒是沒怎麼愣住,因為他光顧着生氣了——韓熠說韓岩是平亂,這個亂自然指的就是他。

說他犯上作亂公子虔也認了,可韓岩明明也起兵**,結果就因為他承認韓熠是王,所以就成了功臣了?

這世界還有沒有公平可言了?

公子虔很想反駁,然而侍衛統領的刀還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動一動都會收到侍衛統領威脅的眼神,隻能将不滿憋進肚子。

韓岩看上去頗有些誠惶誠恐的意思:“臣如何能做王?還請王上與我回城吧。”

韓熠無奈隻好又将應付王後的說辭跟韓岩說了一遍,最後又加一句:“趙王有病,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因此出兵,韓國如今亂成這樣,怕是無力應對趙國的入侵,還是不要給他借口的好。”

侍衛統領:……

您這是不把我當外人啊,還是幹脆不把我當人?

當着我的面說我主君有病,我到底要不要反駁啊。

就在侍衛統領認真思索的時候,忽然感覺身上一寒,一扭頭就看到韓岩正眼神冰冷地看着自己。

侍衛統領雖然以前沒有見過韓岩,也沒怎麼聽書過這個人,但此時此刻他憑借直覺就能猜出韓岩的身手大概在自己之上。

他果斷把将脫口而出的警告咽了回去,反正他不說其他人也不說,誰也不知道長安君在背後這麼編排趙王。

韓熠也發現了韓岩看向趙國侍衛們的眼神不太對,連忙攔住他說道:“冷靜,他們若是死在韓國,趙王都不用找借口了!”

韓岩抿了抿嘴,最後隻好說道:“那也請王上先與我回城。”

韓熠想了想的确是需要回城一趟,他的所有東西都在城中,能從從容容舒舒服服的回趙國,誰要給自己找罪受啊。

于是他同意了。

公子虔在一旁聽着他們兩個推讓王位都快憋**,特别想說一句讓我來!

隻不過現在韓熠要跟着韓岩回王城,而他的下場顯然好不了,危機之中公子虔也不知道從哪裡爆發出來的力氣,直接掙脫了侍衛統領的控制,轉頭跳入了河中就再沒有露頭。

韓熠被他吓了一跳,走到河邊仔細看了半天都沒有看到公子虔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不是直接沉底了。

韓岩轉頭吩咐了一句:“派人沿着河岸細細搜索,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迹。”

他手下一低頭幹脆利落應道:“是。”

韓熠頗有些羨慕地看了一眼韓岩,他也想要這麼聽話有能力的手下啊,可惜原主沒給他留下任何有用的人或物,他自己也沒來得及培養忠心的手下。

韓岩吩咐完之後便說道:“林外有一架牛車,我背王上出林吧。”

韓熠:????

我又不是沒有腳!

他果斷拒絕了韓岩的邀請,結果看韓岩的表情似乎還有點遺憾?

讓韓熠沒想到的是韓岩說林外有一架牛車,真的是實話,因為除了牛車和車夫啥都沒有了!

于是就變成了韓熠坐牛車,其他人都跟在外面走。

雖然路途不長,而且牛車走的也不快,但韓熠還是有一種别扭的感覺,他想了想對着韓岩招了招手說道:“車架寬大,你與我同乘。”

既然尴尬,那就找個人陪他一起尴尬好了。

為了不尴尬選擇走路這種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韓岩在受到韓熠的邀請之後,瞬間眼睛一亮,嘴上卻說道:“如此……怕有失禮數。”

韓熠心裡嗤笑,這年頭有個屁的禮數啊,要真有禮數,昨天晚上那種混亂場面都不會發生!

李二鳳搞玄武門之變也沒有把整個長安城拉下水啊,昨天晚上王城裡面真是火光沖天。

韓岩上車之後直接往角落裡一窩,他個子高,身材也很壯實,這麼往那裡一坐居然還有點束手束腳可憐兮兮的樣子。

韓熠一臉懵逼,他啥都沒幹也啥都沒說啊,大哥你這麼小心翼翼幹什麼?

韓熠看他似乎不打算讓自己坐舒服一點,不由得問道:“這麼大的地方,你坐那麼遠幹什麼?”

他懷疑韓岩直接将王的座駕給單獨帶了出來,畢竟這牛車比他坐的要大多了,他好歹是公子,比他的座駕還豪華的隻有王了吧。

韓岩似乎上了牛車就跟變了個人似的,聽到韓熠這麼問,十分不好意思地說道:“我身上髒。”

韓熠下意識低頭看了看自己一鞋底的泥和髒的不行的袖子,無語半晌才說道:“我身上也幹淨不到哪兒去,你快點坐好。”

韓岩應了一聲,輕手輕腳的坐在韓熠身邊。

韓熠歎了口氣說道:“你打算什麼時候登位?”

韓岩問道:“王上……”

韓熠擺手:“我說了,這個王位我不能坐。”

韓岩一臉失意:“我原本是想你……”

韓熠有些好奇問道:“為什麼非要我來?公子虔是你打出來的,王城也是你穩定下來的,我當王,你又做什麼?”

韓岩眼睛一亮說道:“我做你的大将軍!我去為你開疆拓土!”

韓熠覺得他這個狀态有點熟悉,思索了一下,靠,這個狀态不跟他面對秦政時候差不多嗎?

合着他還有迷弟?可是……不對啊,韓岩比他大,為什麼會變成他的迷弟?

韓熠總覺得這大概是原主留下來的“遺産”,他也不好問韓岩,隻好将這個疑問放在肚子裡。

回到王城之後,韓熠總覺得整個王城看上去有點不一樣,街道都顯得蕭條了一些。

雖然韓熠說自己不做王,但他還是被帶回了王宮。

韓岩的理由讓他無法拒絕:“去見王後最後一面吧。”

這大概是韓熠第二次見到這位王後,王後躺在棺椁之内,臉上的妝容比上次見到淡了許多,依稀可以看出年輕時必定是位美人。

當然她不好看也生不出韓熠這樣讓初次見的人都驚為天人的長相。

韓熠對她了解有限,但是當初看她那個态度,能夠那麼果斷就将親生兒子送出去,恐怕跟原主的感情也一般。

見完王後,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楚姬呢?”

楚姬不是韓岩的生母嗎?而且聽公子虔的意思,楚姬也沒活下來,那麼楚姬的葬禮也應該要辦了吧?

對此韓岩似乎挺不上心,聽後便說道:“都交給下面去弄了。”

韓熠:……

他覺得這裡面一定有故事,回頭找個時間去探探渠墨的口風。

直接問渠墨肯定是不行的,他想了想便佯裝感慨說了句:“沒想到公子岩與楚姬關系也不睦。”

一旁的渠墨哼了一聲說道:“楚姬壓根就不待見他,若不是當初公子對公子岩諸多照顧,說不定他都活不到現在啊。”

韓熠:?????

再不喜歡也是自己的兒子吧?而且楚姬好像就這麼一個兒子,這都能讓兒子自生自滅?

韓熠覺得自己并不能理解楚姬的想法,不過理解不理解都無所謂了,韓岩的行為有了合理的解釋才是真的。

楚姬的葬禮沒有什麼人關注,大家更關注的是王位。

沒有人想到韓熠會不想當王,是以當王後頭七過後,就有中尉站出來說道:“還請公子熠早正大位以安民心!”

韓熠沒想到朝中居然還有人支持他,他并不認識這個人,不過卻也知道在韓國,中尉這個職位僅次于将軍,可以說是兵權在握,他支持了哪位公子,那麼那位公子就多了許多勝率。

韓熠掃了一眼他的兄弟們,他在韓國排行十七,韓王一共二十三個兒子,算上夭折的,如今還剩下十三個左右,他上面還有七個哥哥。

他現在需要的就是等這七個人跳出來,畢竟他又不想當王。

結果等了半天,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眼神裡還透露出催促的意思?

韓熠覺得這不對,這真不對,他忍不住問道:“沒人反對?”

韓熠說完,現存年紀最大的公子,他的三哥站出來說道:“還請公子熠早正大位。”

他這一開口,身後的一溜兄弟也跟着開口。

韓熠:??????

等會,你們就沒什麼想法嗎?十三個人呢,各個都有繼承權啊!

就在他滿眼問号的時候,終于是有人緩緩站出來說:“我認為,公子熠做王,不妥。”

韓熠瞬間十分欣慰,他擡頭看去,結果發現站出來的人是丞相。

韓熠:……

今日份的迷惑這也太多了,有繼承權的兄弟們一個都不吭聲,他的親外公丞相大人出來反對,這都什麼鬼?

丞相反對,自然也有人反對丞相。

為首的便是剛剛那位中尉,中尉冷笑說道:“丞相有何可反對?諸公子中又有誰能記得上公子熠豐神如玉雅人深緻?”

韓熠:不是?等會?你這個理由有點清新脫俗啊,我算是知道為什麼韓國内政這麼亂了,合着你們選王都是看臉啊?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