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雪顔謎傳 落雪悠蓮 > 第十六章 雪顔之名

第十六章 雪顔之名

小說:

雪顔謎傳

作者:

落雪悠蓮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23

莫雪顔悄然的撇了一下嘴,想要硬氣一下,又擔心離朔再不正常,便壓了脾性。

“我莫雪顔雖然貪生怕死,可也是很講義氣的,你救了我一命,我要是就這麼丢下你走了,那我還是人嗎,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呵…”離朔搖着頭低低一笑,莫雪顔就花癡了面容,男神,這才是她的男神嘛!

“你倒是還真講義…”離朔的話忽然的頓了下來,看着莫雪顔,一把捏了她的肩膀,整個人再次不正常了,卻不是剛才的那種不正常。

肩膀上的疼痛讓莫雪顔從花癡中清醒了過來,大吼了:“你又發什麼神經啊!好痛啊!”

莫雪顔掙紮着要擺脫離朔的禁锢控制,離朔卻是捏的很緊很緊,低低的吼聲從喉間出來:“你剛才說什麼?你叫什麼?”

“你幹什麼?神經啊!先松開,你先松開,我的肩膀要被你捏斷了。”莫雪顔氣憤非常的怒吼着,疼的淚水是直冒不停。

莫雪顔這般模樣,離朔心間一滞,快速松開了,莫雪顔起身就要逃離,卻是被他拉住了手腕,一把又拉着抵在了白楊樹間,“告訴我,你叫什麼?說。”

冰冷的低吼聲,吓的莫雪顔止住了再次要發出的聲音,肩膀和後背上的疼痛都感覺沒有了,愣愣的看着離朔,咽了口水。

顔兒,莫雪顔,不會這人口中的那個顔兒就是莫雪顔吧!莫雪顔是這人的心上人?

可是在北月顔的記憶裡莫雪顔明明是離皇的心愛之人啊!難道是離皇搶了這人的心上人。

也不是沒有可能,離皇搶了這人的心上人,然後又被先離皇給封了和親公主,嫁去了齊國,莫雪顔便心死燈滅,就跳了那燕崖山,按照她的這思路,絕對說的通。

這樣的想法隻是轉瞬之間,看着離朔,莫雪顔又咽了咽口水,“你…你…你别記激動啊!這世間同名同姓之人何其多,我這名字也是長者賜的啊!”

在莫雪顔說這話的時候,離朔看了眼莫雪顔的手,就這麼抵在他的身前,沒有任何的動作,他直直的看了片刻,翻身坐到了一邊。

“那你是怎麼來的藥月山莊?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是藥月山莊的禁地,你是怎麼進來的?”

莫雪顔又咽了咽口水,看着離朔不自覺的兩手交握了,兩根食指點在了一起。

她要不要将和月漣說的那些話與這人說一遍,不行,這人已經知道了她的真名,要是出去後和月漣一對,她不就露餡了。

看着莫雪顔的動作,離朔的眼角猛縮了,齊銘禦當真如此厲害嗎?便是這般隐秘的一個小動作他也察覺告訴了這個女人,而這個女子在如此膽顫的情況下還能記住。

“嗯…男神啊!”莫雪顔糾結了半響後,轉眼看向了離朔,見他的視線一直看着自己的手,然後低頭一看,兩手便悄然的握住了。

她打鬼主意搗蛋說謊時的這個習慣怎麼還沒有改過來,因為這個動作都被外公發現教訓了多少次了,怎麼還是沒長記性呢!難道是因為外公沒在了,所以沒得鬼主意打了的緣故。

“你要說什麼?”離朔的聲音拉回了莫雪顔的思緒,莫雪顔再次看向了他,猶豫了一瞬,還是開口了:“額…這個…那個…嗯!怎麼說呢!”

忽然,莫雪顔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哎呀,我還是先問你一個問題,你回答了,我就知道怎麼跟你說了。”

“哦!什麼問題?”離朔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意味,嘴角卻是帶上了點點寒涼。

莫雪顔坐直了身子,然後就是一陣的龇牙咧嘴了,“痛*屏蔽的關鍵字*,你看你把我害的,你這人…”

話語在離朔的幽幽視線中消沒了,“唉!算了,我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跟你計較了,誰讓你是我的男神呢!我…”

莫雪顔還想再說的話又一次消沒在了喉間,終于是扯到了正題上,笑呵呵的慫道:“我問你個事兒,你别激動啊!你跟你口中的那個顔兒是什麼關系啊!愛人嗎?”

離朔的周身猛的寒涼了,莫雪顔便知她是猜對了,果然,寫小說的腦子就是不一樣的,這思路,一猜就準。

便急急的說道:“你别激動啊!千萬别激動,不然我會被你吓得說不出話來。”

離朔緊緊的握了手,讓自己平靜了下來,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如何能編個天花亂墜,是像告訴月漣那般的胡編亂造嗎?

見離朔沒事,莫雪顔徹底的松了一口氣,再次開口了:“其實事情是這樣子的,這傳的沸沸揚揚的齊離兩個和親之事你一定知道吧!唉!跟我同名同姓的一個姑娘莫雪顔,她是離皇的心上之人,這個你一定也知道吧!”

莫雪顔一邊說着,一邊觀察着離朔的反應,這句話後,他身上的冷意明顯的重了,莫雪顔便知她又猜對了,這人口中的那個顔兒就是莫雪顔,離皇的深愛之人。

真是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癫瘋如狂啊!三男一女,不對,是四男一女,還有那個腳踩兩隻船的花心齊渣男,這感情錯行複雜的,簡直是難以想象啊!

“我呢!叫莫雪顔,可是貨真價實的莫雪顔,長者給的名字,總不能因為忌諱了離皇的愛人,便改了吧!我可做不到。”

說了這句話後,莫雪顔正式的進入了話題:“話說,那是一個夜黑風高烏雲閉目的一天,我正在…”

“說…重…點…”離朔咬牙切齒了一句,這女人還真不是一般的聒噪,簡直和顔兒有得一拼了。

“哦哦,說重點。”莫雪顔吐了下舌頭,不敢再挑戰離朔的忍耐了,開口說起了:

“其實我也是受害者,都是那個齊渣男幹出來的事兒,離皇要求北月家的女兒北月顔和親離國,不然就直接長驅直入齊國,

齊渣男為了保住齊國,便可惡的把北月顔給推了出來,北月顔那女子也是可憐,被心愛之人當做了一顆棋子,竟是傻乎乎的就答應了,

齊渣男還大言不慚的說他要是拿下離國一統天下了,那齊國的皇後之位就是北月顔的,真是可惡的已經到了不能可惡的地…”

“重…點…”離朔感覺他的忍耐力在急劇的下降,要是這個女人再這麼聒噪下去,他怕他會忍不住的掐死她,說這麼多,全是廢話。

莫雪顔又一次悄然的吐了一下舌頭,“呵呵…失誤失誤,北月顔雖然心甘情願了,可也是心灰意冷了,在經過燕崖山的時候就跳了河道,然後就那麼香消玉殒了。”

“這跟你有什麼關系?”離朔抓住了莫雪顔話中的漏洞,莫雪顔無意識的點了下食指,眼珠一轉。

真是一個可怕的男神,居然沒被忽悠過去,看來還得編,不過他是離國人,想來齊國的事兒該是不好查到吧!

等他查到的時候,她說不定早已逃離了這藥月山莊,和那個‘莫雪顔’有關的地方,她可是一刻都不敢多待。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