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修真 > 從陽神開始掠奪 餅甜 > 43、老頑童

43、老頑童

小說:

從陽神開始掠奪

作者:

餅甜

分類:

玄幻修真

更新時間:

2019-10-23

終于,蘇澤平平安安的返回了,沒有背上情債。

全真派的藏書閣,他也趁黑夜去拜訪了一趟。

以蘇澤的輕功,全真弟子當然是無法發現的。

花了幾天晚上,蘇澤仔細的看了一遍。

可惜放在藏書閣裡面的,都是一些中低級的大路貨。

全真武功,中正平和,用來築基還是不錯的。

他直接往舟山方向而去,是要去桃花島。

這一路上,蘇澤在思考黃藥師這個人,感覺他是得到了逍遙派的傳承。

推理原因有三點:

一是彈指神通。

逍遙派也有用無名指版本的「彈指神通」:在《天龍八部》中為逍遙派靈鹫宮的獨門武學。

運用訣竅乃是将丹田中的真氣,先運到肩頭巨骨穴,再送到手肘天井穴,然後送到手腕陽池穴,在陽豁、陽谷、陽池三穴中連轉三轉,然後運到無名指關沖穴,之後以無名指運用,指力彈射出去,勢道威猛無俦。

二是黃藥師精通琴棋書畫。

武林人士中,基本沒有幾個人會學琴棋書畫的,專心學好武功才能制霸武林。

而也隻有逍遙派這樣的門派,才會把琴棋書畫作為弟子的必修課。

逍遙派的弟子蘇星河甚至還放棄追求武學,而潛心學習琴棋書畫,醫學占蔔。

黃藥師在這方面可謂與逍遙派極為相似,他喜愛音樂,碧海潮生曲就是把武功融入到音樂中,他甚至在選女婿的時候,也不忘出一道音樂題來考驗郭靖和歐陽克。

三是黃藥師精通醫蔔星相、奇門遁甲之術。甚至農田水利、經濟兵略,無一不曉,無一不精。

醫蔔星相、奇門遁甲也是逍遙派的必修課,無論是無崖子,還是蘇星河,均精通醫蔔星相、奇門遁甲。

《天龍八部》中的神醫薛慕華就是蘇星河的弟子。

黃藥師在醫學方面也頗有成就,九花玉露丸、無常丹等藥物便是出自黃藥師之手。而桃花島本身,就把奇門遁甲融入了其中。

再有就是黃藥師長得帥。逍遙派選傳人,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要帥氣,長得不夠帥氣是會丢門派的臉面的。逍遙派的掌門無崖子是長得很帥的,曾經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還為了争奪這個帥哥互相争風吃醋幾十年。

那麼黃藥師長相如何?

黃藥師是一個“身材高瘦,風姿隽爽,蕭疏軒舉,湛然若神”的人,當真是一個玉樹臨風的美男子。

有着這種種相似之處,難怪蘇澤覺得黃藥師是逍遙派傳人了。

蘇澤又想到“九陰真經”。

“九陰真經”不愧為大宗師級武學,是可以超越先天的。

《易經鍛骨篇》可以改善人體天生的資質,效果僅次于“易經筋”。

而“移魂大法”,這不就有些類似神通之流了嗎?

開竅之後,神通自生;“九陰真經”卻可以在開竅之前,就修煉精神力,就可以産生神通,很不簡單!

蘇澤得到了活死人墓的“九陰真經”要旨,再加上全部的下卷。

現在蘇澤缺少的,隻是梵文總綱了。

蘇澤早就掠奪過“梵文精通”的,現在隻要拿到,立刻就可以融會貫通的。

----------

蘇澤到了舟山後,雇了一艘海船。

他知道海邊之人畏桃花島有如蛇蠍,相戒不敢近島四十裡以内,如說出桃花島的名字,任憑出多少金錢,也無海船漁船敢去。

所以他雇船時說是到蝦峙島,出畸頭洋後,卻逼着舟子向北,那舟子十分害怕,但見蘇澤将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指在胸前,不得不從。

離岸還有百米的時候,蘇澤讓舟子停船。

扔下一錠銀子,足有20兩。

蘇澤施展淩波微步,踏水而去,百米距離,轉眼即到。

舟子想不到還有此重賞,不由喜出望外;再見蘇澤踏浪而行,不由得以為遇見仙人了,當下在船上磕頭不止。

蘇澤見島上遍地花樹,郁郁蔥蔥,一團綠、一團紅、一團黃、一團紫,端的是繁花似錦。

知道這是一個陣法,蘇澤不懂奇門五行之術,不敢亂闖。

就在花叢外席地而坐,等候機緣。

半夜時分,果然聽到一陣箫聲遠遠傳來。

蘇澤就跟着箫聲曲曲折折的走去,有時路徑已斷,但箫聲仍是在前。就上樹而行,果然越走箫聲越是明徹。

楚雄以耳力判斷,接近吹箫之人快有千米了。就停止向前。

那洞箫聲情緻飄忽,纏綿宛轉,便似一個女子一會兒歎息,一會兒呻吟,一會兒又軟語溫存、柔聲叫喚。

蘇澤盤腿而坐,靜心澄慮,把這勾魂引魄的箫聲排除在外。

“叮,恭喜宿主,您與黃藥師對抗,觸發掠奪效果,成功獲得樂曲類武功:碧海潮生曲!”

黃藥師吹了足有一個時辰,無功而返。

“叮,恭喜宿主,您與黃藥師對抗一個時辰,觸發掠奪效果,成功獲得箫技精通!”

“叮,提醒宿主,這二次獲得是複制,系統以後不再提醒。總之,技能、功法、經驗類的獲得都是複制!”

蘇澤想想,黃藥師還在吹這種箫聲,想來“九陰真經”上卷還未得手。

也說明郭靖尚未來到。

-----------------------

蘇澤等了一刻,預計黃藥師已經離去,這才來到他吹箫之處。

隻見山壁的一個岩洞之中,有一個長須長發的老人坐在石頭上。

這個老人須發蒼然,并未全白,隻是不知有多少年不剃,就如野人一般毛茸茸地甚是吓人。

蘇澤淡定的走進岩洞,微微一拱手:“前輩有禮”。

那老人眼光閃爍,微微笑了笑,說道:“你是哪個?”

蘇澤眼睛眨了眨,張口就來:“我是王重陽的好朋友,前輩是周伯通吧?”

那老人哈哈一笑,裝個鬼臉,神色甚是滑稽,猶如孩童與人鬧着玩一般,說道:“小毛孩,你才多大,我師哥死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喃。”

蘇澤臉不改色心不跳的說着:“王重陽是詐死的,其實他還活着。”

因為王重陽真的詐死過一次,所以周伯通半信半疑的問道:“那我師哥現在何處?”

“他邀遊四海,已經霞舉飛升。”蘇澤很幹脆的給王重陽安排了結局。

周伯通眨眨眼:“那你來找我做什麼?”

“王重陽飛升前,已經把“九陰真經”大部分都傳給我了,隻是梵文原版,他記不太清楚,所以讓我找你讨要。”蘇澤很淡定的說着。

理所當然的口氣,仿佛“九陰真經”是自己家的一樣。

老頑童做了一個鬼臉:“騙子,小騙子,又想騙我的九陰真經”。

蘇澤淡淡一笑:“九陰真經的下卷,想來你也沒有記住。那我就背誦上卷吧,你看對不對。”

說完,就把《易筋鍛骨章》背誦了一遍。

老頑童對于這一篇,可以說是倒背如流,當下大為驚奇:“奇了怪了,你竟然背誦得一字不差!”

蘇澤卻聽得幾十米外的花叢動了一下,知道是黃藥師潛伏在那裡偷聽,卻不以為意。

蘇澤就問道:“周前輩,你可相信我的話了?”

老頑童不停的搖頭:“不相信,我不相信。”

“那好,我再把所有篇章的目錄說一下。”

當下,蘇澤又把“九陰真經”涵蓋的内容大緻講述道:

上卷是内功,包含了●「易筋鍛骨章」

●「療傷章」

●「點穴篇」

●「解穴秘訣」

●「閉氣秘訣」

●「收筋縮骨法」

●「飛絮勁」

●「蛇行狸翻」

●「移魂大法」

下卷(武功)

●「摧心掌」

●「白蟒鞭法」

●「手揮五弦」

●「大伏魔拳」

●「摧堅神爪」

●「總綱」:

以梵文譯音寫成;是黃裳為免真經落入歹人之手,而加以防備的一種手段。

九陰真經總綱精奧無比,能将修真之士所遇的幻象之類轉為神通之餘,更糾正了道家武學偏重陰柔的流弊。

老頑童大吃一驚,嚷道:“你說的都對,一點都不差。”

蘇澤微微一笑:“那麼,你把梵文總綱背給我聽一聽吧。”

老頑童卻大搖其頭:“不行,我不能傳你。”

蘇澤真的很光火,自己和主角怎麼差那麼多。

老頑童是求着郭靖學,騙着郭靖背;到自己這裡,怎麼左一個不行,右一個不可以?

真想和老頑童對打一通,直接掠奪算了。

我幹嘛要和老頑童比智商?

蘇澤一生氣,就什麼“昂理納得”、甚麼“哈虎文缽英”的念了幾句梵文。

老頑童二眼放光,湊上來讨好的問:“這些奇奇怪怪的話,你都懂?”

“當然啦”蘇澤老神在在的說:“你随便說幾句,我可以幫你翻譯的。”

周伯通内心如同被貓抓一樣,又想知道這些梵文的意思,又不想洩露。

蘇澤趁熱加一把火:“王重陽是說全真派内部弟子不可以修煉九陰真經,但是沒有說外人不可以修煉吧?”

周伯通靈光一閃:“對呀,小兄弟你不是全真派的啦。”

蘇澤嘿嘿直笑:“那我不就是可以修煉啦?”

“可我師兄說,不可以傳給歹人。”老頑童的眼裡出現捉弄的目光。

得,又繞回來了。

蘇澤不由生氣的說:“王重陽都把九陰真經大部分傳給我了,顯然不認為我是歹人呀。”

蘇澤就差把“我是好人”四個大字,挂在臉上了。

“也是啊,師兄都認為你是好人。”老頑童讪讪的說。

“朝聞道,夕死可矣。你不是修煉,隻是了解梵文的意思。”蘇澤都有點懶得再勸了。

“好吧”周伯通終于妥協。

他一句一句的把梵文背誦出來。

背一句,就讓蘇澤解釋一句。

有時候,隻有一句話,還要聯系上下文才能翻譯。

蘇澤就讓老頑童再多背幾句,老頑童也是乖乖的聽從。

二人就這樣,搞了一個時辰,終于把梵文總綱翻譯完畢。

當然,其中很多應該是詞不達意的,需要多多揣摩。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