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現代言情 > 紅桶飼養指南[綜英美] 安十七17 > 第 19 章

第 19 章

小說:

紅桶飼養指南[綜英美]

作者:

安十七17

分類:

現代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03

“學院?”格洛瑞亞迷茫地歪着腦袋,“學院和教授的腿有什麼關系?”

艾爾莎臉色一僵。

小女孩趴在傑森的背上吭哧吭哧笑了起來。

“别擔心,他隻是被冰人制造的陷阱誤傷摔了一跤,過兩天就會好起來,”格洛瑞亞沖她擠擠眼睛,“不過你能這麼關心學院真的太好啦。”

“應該的,應該的,”艾爾莎胡亂解釋,“每個變種人都很關心X學院的發展,我隻是......”

格洛瑞亞并不在意她的解釋,揮揮手打斷了艾爾莎的支支吾吾,她像是突然被庭院裡的花圃吸引了注意,鬧着要傑森背她去摘。

完全被忽視的艾爾莎尴尬站在原地,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艾爾莎!”走廊那頭有人喊她,“快來挑寝室,你想住哪兒?”

“我這就過來,”她疾走幾步掩飾劇烈的心慌,“謝謝你溫蒂,我和你住一塊兒就好。”

該死,她怎麼會如此自然地把不該說的話說出了口?

艾爾莎緊咬下唇,這兒是變種人學院,X教授又是已知最強的心靈能力變種人,她本不該就這麼放松警惕。

她早該意識到的,這個世界和她預想中的劇情偏差巨大。

艾爾莎在三年前穿越進入這個世界。

十六歲的某一天,她覺醒成為貝塔級心靈能力變種人。

剛發現自己是變種人時,艾爾莎也曾做夢進入複仇者聯盟近距離接觸自己喜歡的超級英雄,但很快,她在父母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變種人能力。

直到她被父母铐着變種人項圈塞進醫院,艾爾莎才意識到變種人在這個世界究竟處于什麼地位。

她并不想被“治愈”。

好不容易穿越進漫威,誰甘心在這樣一個充滿傳奇的世界做個普通人?

明明變種人才是擁有力量的進化人種,明明她才是被偏愛被眷顧的,憑什麼要被所謂的“治愈”消除X基因?

艾爾莎堅信自己的變種人身份是世界贈與的金手指,她千方百計逃離了父母的尋找,試圖尋找電影中的澤維爾學院開啟新的人生。

她幻想自己也能如同那些知名變種人一般呼風喚雨,她認為自己來到這個世界正是為了開啟新的傳奇。

然而世界并不是爆米花電影——當她真正踏入變種人的共同命運,每個人都隻是飓風中微小的沙石,身不由己地撞向未知與黑暗。

幸運的是,即使是個覺醒不完全的貝塔級心靈能力變種人,艾爾莎的實力已經在大部分變種人之上,她在數次逃脫中聚集起一群流浪變種人,聲望漸長。

她認為這會是一段傳奇故事的開端,她幻想能夠帶領足夠的人手投奔X教授或者萬磁王,在豔羨與贊賞中爬上金字塔頂端。

直到他們被地下實驗室派出的精銳部隊一網打盡,直到幻影女王輕而易舉地将他們帶回澤維爾學院。

艾爾莎注視着萬磁王身後的那個女孩。

這個世界或許會迎來新的傳奇,但她并不是主角。

她從未如此清晰地意識到這一點。

艾爾莎心煩意亂地整理着床鋪。

這樣一個強大的變種人不可能在漫威曆史上毫無姓名,她核對着時間線:X教授還沒和萬磁王決裂,琴的鳳凰之力并未覺醒,但是幼年态的猩紅女巫和快銀卻過早地出現在澤維爾學院。

一切都不對勁,更不用說她居然還在這兒遇上了紅頭罩——澤維爾學院的入學須知的第一條就是“不要招惹傑森·陶德”,她到底穿越到了什麼見鬼的混合世界?

晚餐時間到了,艾爾莎說服自己冷靜下來。

她或許可以通過那個格洛瑞亞進入澤維爾内部。

也許這很難,畢竟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有讨好他人的一天,但是艾爾莎能從格洛瑞亞的站位看出萬磁王對她的重視。

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艾爾莎安慰自己,哄一哄就好了。

“抱歉,艾爾莎,我想這兒恐怕擺不下多一張椅子了。”

漢克為難地看着她。

雖然澤維爾學院在座次上并沒有什麼明确要求,但萬磁王和X教授的位置是固定的。

久而久之,除了得到萬磁王默許的格洛瑞亞,坐在上首的基本都是經常出任務的核心成員,新人與孩子們自覺坐在下首。

漢克實在不明白這個非要擠進核心圈的女孩在想什麼——萬磁王可不是什麼和藹可親的鄰家大叔,更别提現在還多了個兇名在外的幻影女王,一般的新人怕是早就避之不及。

何況餐桌上首也的确塞不下更多的椅子了。

“你想對小格表達感謝可以等晚餐結束以後,”他耐心勸着,“我們一會兒還要開個小會。”

但是落在艾爾莎的耳裡,這不過是另一種委婉的排斥。

她幾乎瞬時間被巨大的委屈和不甘沖垮。

憑什麼啊?她想。

她離開自己的家庭,一路風餐露宿吃盡了苦頭帶着人來投奔澤維爾學院,如今自己積攢的勢力沒了,觍着臉讨好一個小女孩還被拒之門外。

“那傑森·陶德憑什麼能坐在那兒?”艾爾莎脫口而出,“一個普通人類憑什麼能坐在你們的圈子裡?”

不,不對。

這是她今天第二次說蠢話了,艾爾莎不敢置信地住了口,這個學院裡有什麼正在影響她。

難道是X教授?

不,X教授壓根沒有必要針對她做這種舉動,她很快否定這個猜想。艾爾莎安靜坐回自己的位置,謹慎地觀察着餐廳裡每個人的表情。

她注意到格洛瑞亞。

坐在萬磁王下首的小女孩正捏着暗影小動物,偶爾張嘴接過男孩投喂的食物,即使開着小會也仍然一派漫不經心。

艾爾莎對上她的視線,慌忙低下頭。

“......漢克和斯科特負責接應新同胞,孩子們交給琴,”X教授敲敲桌子,“格洛瑞亞。”

“先生?”

“由于人手緊缺,接下來你将面對更多挑戰。”

“沒問題,”女孩聳肩,“我喜歡戰鬥。”

“那麼今天到此為止,散會。”

“離開澤維爾學院?你想去哪兒?”

格洛瑞亞沒想到傑森把自己拉進小角落是說這句話,她皺眉:“有誰冒犯了你嗎?”

“沒有誰冒犯我,洛瑞,”傑森煩躁地撩起額發,“但我作為普通人類本就不應該呆在變種人裡。”

“這根本不是理由,”格洛瑞亞困惑極了,“我身邊永遠有你的位置,Jay,這不應該成為我們之間的矛盾。”

她仰着臉看他,眼神脆弱。

“你也要離開我嗎?”

“不,我隻是......”傑森歎了口氣,“好吧,對不起。”

格洛瑞亞在情緒上敏感得要命,傑森抱住她,溫熱的淚水漸漸滲透布料。

“這麼多人呢,”他小聲哄着,“怎麼說哭就哭,你不是最要面子了?”

“我不管他們,”小魔鬼抽抽嗒嗒,“你不許走。”

如果格洛瑞亞跳起來和他吵架,傑森或許還能一氣之下轉頭就走,但此時一向驕傲的小姑娘正埋在他胸前哭得喘不過氣,傑森無論如何也開不了口。

“我們先回宿舍?”他最終隻能這麼說。

小魔鬼小心翼翼地露出眼睛觀察他的表情,眼眶通紅,看上去可憐極了。

“那你不許走。”

“...好,我不走。”

兩天後,格洛瑞亞再一次碰上艾爾莎。

“......我們一路被驅逐被捕殺,無數同胞死在途中,好在最終我們還是到達了澤維爾學院。”

艾爾莎聲情并茂地講完流浪變種人血淚史,眼神真誠。

“非常感謝你從實驗室手中解救了我們。”

格洛瑞亞歎了口氣。

她對這個穿越者毫無興趣,奈何對方似乎認準了能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好處,三番五次前來“偶遇”,說是為了向她表達感謝。

好了,她終于聽完了這段漫長的故事,對X教授也算有個交代。

“不用謝,”小公主揮揮手,“那我去忙了。”

“不,請等等,還有件事。”

艾爾莎沒想到格洛瑞亞會這麼油鹽難進,她本以為這麼大年紀的孩子剛好是心軟又單純的時候——她連普通人類都能庇護,沒理由不庇護一個變種人同胞,何況她還是格洛瑞亞親手救下的。

親手救下的,哪怕隻是貓貓狗狗也該多些特殊感情。

作為貝塔級心靈能力變種人,艾爾莎一直以來都很受追捧和擁戴,她本以為自己能在澤維爾學院走上人生巅峰。

但兩天過去了,就連等級最次的伊普西隆級變種人都被分到了照顧花圃的工作,但隻有她,唯有她,還在和一群半大孩子上下學。

她咬咬牙,忍着難堪開口。

“我能和你做朋友嗎?”

格洛瑞亞:?????

雖然您嘴上說着要做朋友,但是臉上屈尊受辱的表情卻更真實一點呢。

“你為什麼會這麼想?”格洛瑞亞奇道。

“我,你救了我呀,我在學院不認識别的人。”

“那跟我有什麼關系?”

格洛瑞亞越來越覺得停下來聽她廢話的自己簡直蠢透了,什麼都沒問出來,反而好端端浪費了這麼久時間。

她轉身就走。

“Jay!”小公主高高興興地喊着自家貓貓,“我們今天出去玩怎麼樣?”

艾爾莎定定望着女孩的背影,羞憤交加地握緊雙拳。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