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名門榮光 歡歡愛樂樂 > 023: 授課

023: 授課

小說:

名門榮光

作者:

歡歡愛樂樂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23

提起揪心事,梁氏忽而忘卻眼前的擔憂,止不住的唠叨着揪心事:“你大伯自幼聰明頗受長輩疼愛,你爹被冷落,隻能與你三叔親近…”

絮叨一時半會兒也停不了,興頭上來說完這樣聊那樣,這就是她一貫作風。

“娘先回去,一時半會兒我也寫不出來,寫好了讓小桃給您送去。”

梁氏唠叨興頭被打斷,憤憤的道:“白眼狼,白養你了,聽娘說幾句話都不願。”

目送梁氏出了院子,謝珞嘴角漸漸蕩開弧度,猛然一蹦三尺高,小桃眼疾手快拉住了她,讓她不能蹦的更高。

謝珞被拉扯的晃了一跤,才站穩腳跟,就聽小桃問:“三少爺為何如此歡喜?說與奴婢聽聽。”

謝珞收住笑容,放下兩隻手舉着的剪刀。

“與你無關,少爺的私事。”

說罷,轉個身子就進内院,謝珞不想告訴任何人,獨樂樂才是真理。

偶然間逮着機會解決了日後的煩惱,再僞造一封師傅的書信給大伯,将一幹長輩都拿下,讓他們兩年内都不再提婚事,今晚就辛苦一些,仿寫筆迹太耗費精力了。

……………

翌日清晨,謝府門前熱鬧非凡,謝無涯被一群族親圍住,七嘴八舌各說各的道别話,謝珞兄妹被擠的遠遠的,無奈之下索性往台階上一坐,欣賞一場深情假意的告别戲。

謝珞的目光越過人堆,投在謝無涯的臉上,瞅着他意氣風發的笑顔,謝珞嘴角抽了抽,特麼的意氣風發。

叔,對不住了!我僅僅是為了寬慰您才忽悠您的。

“三叔,夏天太陽忒毒了,您得撈一把萬民傘遮遮烈日。”謝瑾大聲嚷了一句。

謝無涯臉上笑容一僵,怒斥道:“妄言無狀,趕緊去學習!”

“好嘞。”謝瑾歡笑應一聲。

謝珞也趕緊起身,拍拍屁股的灰塵,緊随其後進了府。

謝珞兩人從前門進,打算從後門出,從院子裡出來時背上都多了一個書簍,從後門去陳方安的茅舍更近一些。

“小桃,食材可帶上了?”謝珞邊走邊道。

小桃雙手緊了緊背上的菜簍,上前兩步拉近距離,一臉嫌棄:“奴婢帶了許多呢,您這位師傅可真能吃的,年紀這麼大一頓還能吃下三碗米飯。”

“小桃不可無禮!如今他是我們的師尊,你必須要尊重他。”謝瑾停頓一步,回身出言呵斥。

謝珞也慍怒,對老者不敬可不行。

小桃嘟囔着嘴卻不敢出聲,隻因她瞥見三少爺生氣了。

氣氛不融洽讓三人都不再言語,沉默出了謝府,沉默路過東湖,沉默到了陳方安的茅舍,至此沉默不在,有人開口說話了。

陳方安正在茅屋外擺弄釣竿,一扭頭瞧見兩個弟子走着過來,問道:“小瑾,小珞來了,你們為何徒步而來?”

謝瑾施一禮:“師傅,我們上學都是走路,從不坐馬車,謝氏族規求學隻許徒步,族中子弟自幼去族學,上縣學都是走路過去。”

陳方安深有觸動,從謝府一路走來少說也有近半個時辰的腳程,不愧是耕讀傳世的家族,族規竟是如此嚴厲。

謝珞瞅着地上一應俱全的家夥什,問道:“師傅要去釣魚。”

陳方安幹笑兩聲:“老夫忘記了!忘記收了兩個弟子,居然還想着釣魚消磨時日。”

謝瑾心念一動,正色道:“師傅可是想吃魚?弟子給你釣一條魚吃,先讓二哥跟您學,待回去之後他會将重要的課業告訴我。”

陳方安連連搖頭:“不可,今天是第一次授課,學生要尊師重道。”

師傅出言制止,謝瑾不敢不從。

陳方安朝兩個弟子招招手,領着他們來到一間上鎖的茅房前,老仆阿福取出鑰匙開了門。

破舊的木門被推開,入眼所見是書,全是書。

屋内放着幾張木桌,木桌上整齊疊放着數百本書籍。

陳方安率先踏入屋内,謝珞兩人緊跟在後,進了屋内謝珞的目光掃視着書籍,這些書籍新舊不一,大多是發黃的舊書,不少書本猶顯破爛。

陳方安目光掃過兩個弟子豔羨的神色,得意的揚起下巴:“這些書都是老夫一生的積蓄,統共一百八十二本,其中有上一朝代的、曆經兩朝三朝的、還有些孤本、珍本。”

“師傅好有錢,若如您所言這些書怕是能值個幾萬貫。”謝瑾啧啧贊歎。

陳方安笑了,氣笑了。

俗不可耐!

不過,他說的沒錯,這些真是錢,都是自己幾十年的薪俸。

往事一回首,不堪其苦!

這些書是他省吃儉用換來的,陳方安心頭掠過一絲難以言喻的心疼。他不想表露出心緒,擠出一個微笑:“你們坐下,不準推辭。”

兩人恭敬一禮,方才各自分坐僅有的兩張椅子。

待兩人落座,陳方安才道:“你們的課業如今都學到什麼階段。”

謝珞起身一禮:“回師傅的話,弟子學了啟蒙《千字文》、四書中的《大學》、《論語》、《孟子》、《中庸》、五經中的《詩》、《書》、《禮》、《易》、《春秋》。

陳方安小有震驚,小瑾年歲不大,與同齡時的自己相比也是不遑多讓,隻是終究不能越過他的太祖。

“你進學幾年?能記下多少?”陳方安又問道。

謝珞回道:“弟子五歲進學至今已有十一個年頭,不說能倒背如流,隻說耳熟能詳。”

陳方安贊賞的點了點頭,十一年背熟九本書書籍不是太難,讀書的難處不在于背書,而是難在還要背先生講的注義,要作論策。科舉考目是從二十餘萬字中摘出幾個句子,編寫所學的注義、論斷。而不同的先生教授的經義各不相同,但差别也不大,隻比精辟的的見解。

陳方安自信自己的見解足夠精辟。

自信的老頭兒又道:“國朝以科目網羅天下之英隽,義以觀其通經,賦以觀其博古,論以觀其識,策以觀其才。但為師認為文學與政事自是不可概論的,詩賦乃文詞。唯有經義與策論須通知古今。經義、論策才是治國之道,因此老夫着重傳授經義、論策。”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