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典言情 > 燕京貴女 瞄神 > 第四十八章:容湛

第四十八章:容湛

小說:

燕京貴女

作者:

瞄神

分類:

古典言情

更新時間:

2019-10-23

在給秦挽畫最大的褒獎時,慕容瀾也是把那些閨秀們所作畫作,看作成了庸俗之物,這也就間接的說明了,以往容華若在蘭亭會上勝出的畫作,他根本瞧不上。

除卻幾個參加比試的閨秀們臉色變了之外,容華若的臉色也變了。

慕容瀾丢下這一句炸開來的話,便走了,容華若下意識的想要去追,但是又礙于臉面而挪不動腳。

慕容瑛追上去道:“四哥,四哥,你這就回去了嗎?等等我!”

五皇子慕容翾與另一個公子也跟了上去,似乎似秦挽的錯覺,她覺得慕容翾臨走的時候,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有了慕容瀾的插手,這場比試勝負已定,秦蘇蘇怎麼也沒有想到過自己會輸給秦挽這個乞丐,琴藝上輸了也就罷了,竟然連作畫也輸了!

為了緩和氣氛,三公主念了慕容瀾評出的詩詞勝者,出人意料的,勝出者竟然是秦以安。

名單公布之後,秦蘇蘇更加氣了,隻會死記硬背的秦以安都能拔得頭籌,自己竟然輸的一塌糊塗!

三公主的賞賜是一對于純金鑲嵌紅寶石的仙鶴步搖,秦以安收到之後,目光微不可察的向二樓一處角落望去。

那裡坐着一個身穿墨染長袍的少年,便是她心心念念之人,林白。

方才進來之後,她第一眼便瞧見了他,自己拼勁全力赢得這場比試,也是為了能夠讓他記住她。

卻不料林白也正往她這方看來,秦以安面色忽的一陣绯紅,害羞的低下了頭去。

比賽已經完成,且慕容瀾已經走了,容華若便興緻漸缺,但是三公主還未走,她唯有在一旁好好的陪着她。

正聊得開心時,三公主忽然問了一句:“清河怎麼一直未到?”

聞言,氣氛一下子又古怪了起來

近來《盛京雜事》瘋傳,雖然隻是輿論之口,不能拿出證據證明故事裡的主人公就是劉楓,但是流言一傳十十傳百,即便是當事人不認,但是燕京城内幾乎人人都在私下裡議論劉楓是躲在女人身後的小白臉,事後攀上富貴而抛棄糟糠之妻。

這種情況下,清河郡主還怎能開開心心的來蘭亭會?

三公主見無人回答,氣氛又有些古怪,便看向秦照月,問:“素來你與清河的關系最好,可知是發生了何事?”

秦照月搖頭道:“自郡主成親之後,便很少有走動了。”

容矜安道:“如今燕京城流言四起,郡主怕是不能來蘭亭會了。”

三公主蹙眉:“什麼流言?”

立即有人上前,把燕京城一事說與三公主聽,三公主雖表面上為清河郡主抱不平,實則心裡暗自高興。

英武候是皇後的弟弟,雖然是庶出,但到底是血緣關系,朝堂之上不知何時已然分成兩派,皇後與慧貴妃相互看對方不順眼,依附在兩方之下的人,自然也看彼此不順眼。

清河郡主如今落得此下場,也算是給她們母女近來添了些喜事。

三公主歎了一口氣,搖頭道:“也難怪她躲着不肯出來見人,流言蜚語最是傷人不見血。”

正說着間,外頭忽的一陣嘈雜之聲,衆位閨秀齊刷刷的向門口看去,清河郡主沒有盼來,盼到的卻是容湛。

他一襲绛紫長袍,背着一隻手,自門口跳了進來,跑進來先是笑吟吟的向三公主單膝跪地行了個禮:“尊敬的三公主殿下,你好像越來越漂亮了。”

說着藏于背後的手伸了出來,赫然的一束剛采摘的花擺背在了三公主的面前,啧啧道:“花贈美人,人比花嬌,殿下當真是如仙女下凡一般。”

三公主瞧他一貫沒個正形,如今來又是這般的像個無賴,右手手指輕戳他腦門:“别以為嘴甜本公主便饒了你遲到之罪,該罰!”語氣一頓,她想了想,笑看向容華若,道:“不如,就罰他燈會投壺連中二十。”

容湛頓時像蔫了的公雞:“殿下,表姐,我連五下都投不了,怎麼可能,這不是存心為難人嘛。”

三公主笑道:“為難的就是你,還不快去!”

容湛隻得蹭蹭蹭的上樓,三公主沖上頭喊道:“有誰幫着數着,若是他敢耍賴偷懶,就再加個二十。”

上頭公子應喝道:“好咧,三公主,保證完成任務。”

容湛樓梯上了半路,聽到上頭人的應喝,指着一群人道:“你們!”

他上了樓,便有幾個公子圍了上去,有人過來遞給了容湛箭,看戲般道:“商言兄,開始吧。”

接下來二樓便是一陣唏噓,一陣哀聲,一陣歡聲,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容湛趴在二樓欄杆處,苦着一張臉沖三公主喊道:“公主表姐,我認罰行不行,我知道你最愛大哥那富春竹圖,回頭我送給你行不?”

見容湛那副樣子,底下的閨秀們都忍不住的掩嘴笑了,三公主本來也沒有指望他能連投二十,想了想便道:“行,放過你了。”

容湛笑了,随即與二樓的公子們打做了一團。

二樓的氛圍似乎因着容湛的到來,氛圍高漲了不少,時不時聽見鼓掌聲,又時不時的聽到有人說:“湛兄,對不住了,你大哥那支狼毫筆,回去之後記得送我府上哦。”

“湛兄,你大哥的那副臨摹的王羲之墨寶,對不住喽,麻煩盡快歸我。”

“嘻嘻,你大哥的那個琉璃玉枕,趕緊了,今晚等着用呢。”

“二公子,你大哥……”

……

“哎呀,哎呀,不玩了!”

在沒有将容錦的家當輸幹之前,容湛果決的放棄了,頹廢着一張臉趴在欄杆上。

有兩個錦衣公子上前去,其中一個公子拍了拍他的肩頭,道:“你方才輸的那些好說,你随意撒個潑你大哥也就給了你了,但是那幅富竹圖,據說你大哥可費了很多功夫才得來的,你這樣把它許給了三公主,你大哥會願意?”

容湛道:“那有啥法子,我看呐,她分明就是看中了我大哥的那副畫,才故意借此敲詐我,我也隻得軟磨硬泡呗。”

“誰讓你對于時間沒個琢磨,蘭亭會你竟然也敢遲到,三公主不敲詐你敲詐誰呢。”

容湛道:“我又不是故意遲到的,隻不過在中途見義勇為了一下罷了。”

有一人打趣道:“得了吧,就你,還見義勇為?不去禍害别人就不錯了。”

容湛打了那人一下,道:“去你的!”

(劇透一下,容湛馬上就要倒黴了,新仇舊恨,一并算了。)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